《青玉案·落红吹满沙头路》 http://pfbreton.com http://pfbreton.com/shiciku/976944.html 落红吹满沙头路。似总为、春将去。花落花开春几度。多情惟有,画梁双燕,知道春归处。镜中冉冉韶华暮。欲写幽怀恨无句。九十花期能几许。一卮芳酒,一襟清泪,寂寞西窗雨。

《青玉案·落红吹满沙头路》 元 _ 元好问


  • 时间:2019-03-19 07:44:38
  • 来源:本站发布
  • 作者:元好问
标签:青玉案·落红吹满沙头路元好问 元好问|

《青玉案·落红吹满沙头路》 元 元好问


落红吹满沙头路。似总为、春将去。花落花开春几度。多情惟有,画梁双燕,知道春归处。镜中冉冉韶华暮。欲写幽怀恨无句。九十花期能几许。一卮芳酒,一襟清泪,寂寞西窗雨。

作品赏析:
【注释】:
此词描写的是暮春景色 ,暮春时节,春花已泻,狼藉满路,大好春光已逝去,只有那多情燕子,追逐着春光,飞翔于花丛柳绿之间。而铜镜前人儿不知不觉已韶华暮,容颜已老 。花开花又落,人生几度春,词人不觉发出“九十花期能几许”的哀怨。此景无可追,此情无可待,只能对红饮酒,独自品尝这孤寂的雨季。全词塑造一种低沉幽怨的气氛,使人读来,无限神伤。
上片写暮春时节的景象 ,最典型的就是落红满路。“落红”后三句,起首描写满庭的鲜花被风吹落,似乎是说春天即将过去 ,这不由使词人想到花落花开,年复一年,自然之则,人力难为。“多情”三句,面对这春光消逝的场景,只有多情的燕子,不管花开花落 ,仍在执着的追逐春光。“燕”子其实比喻对生活充满乐观精神的词人。燕之于人更显词人高古的奇思梦想。
下片由落红转入词人对人生的慨叹。“镜中冉冉韶华暮 ”后三句,“ 韶华暮”指青春年华已走到暮年。 “欲写幽怀”表明作者曾经满怀豪情壮志,但“恨无句”却英雄无用武之地。因而作者只能哀叹“九十花期能几许呢?一卮芳酒”后三句。面对时光消逝,青春已逝的局面,作者又想起自身的痛苦 。功业难为,而时其发妻英年早逝,给他心灵都带来创伤。眼见落花纷坠 ,红消香断 ,作者饮酒不是在哀悼落红的早谢,也会想起早逝的亡妻。情怀忧伤,寂寞之至,难以言表 ,只能以一卮芳酒 ,一襟清泪,来面一窗暮雨。含意之深,非细品难为人知。
这首暮春词原用贺铸的《青玉案》词原韵,但婉转曲折的笔调 ,幽怨难言的情怀 ,都非贺词所能比较 。因而可套用况周颐的话来说:“有难状之情,令人低徊欲绝”(《蕙风词话》)。

回到顶部